七张机

借我苍生意

我好喜欢童扬啊!

我不应该出门……南京的雨像疯狗一样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你勇今天的确状态不佳,等待g5。

操你妈总决赛,建议直接把总冠军颁给新买的裁判算了,狗。

完了我变柔弱了……考完试刚站起来腿就一软,又跌坐回去。太惨了太惨了。

叶叶生快!

我喜欢他的岁数占了目前短暂一生的三分之一,还是在前些日子又过了次生的情况下。也许这个不尴不尬的数字会变成四分之一,五分之一,逐渐低微不见。但总不会消逝的。我来此间一趟,总算是有过个能令我满心欢喜的人了。哪怕此后山高水远,不再相见。

冰箱里有一盒没开封的老冰棒,上一次吃到还是小学五年级和小高去天安门下排队时买的。那夏天可真热,他跑得极快,买到两支回来时化了的冰晶一样的水缓缓坠落。我们吸吮着,天上的烈日骄阳看得更为恼怒,两分钟不到冰棒就没了踪影。今天我慢慢挑出一支,屋内并未开空调,倒也有凉意。老棒冰的滋味一点也没变过,可我吃了足足快十分钟。我想不是分量足的良心。刚想把这一逸闻说出,蓦然发现周身无人,小高业已去加国游学一年多。下月十几日才回。

丧的,夏天又到了,我满心欢喜又澎湃失落。

梦见外婆在小学校门口等我,戴一顶俏皮花帽子。醒来真想哭啊。